您当前的位置: > 风云人物 > 书画名家 > 正文

大画家董其昌用最直白的实际行动告诉你

时间:2020-02-13 15:52  来源:未知   作者:大汉网1   点击:

大画家董其昌用最直白的实际行动告诉你





 

明朝为何灭亡,大画家董其昌用最直白的实际行动告诉你

 

明代董其昌是被后人十分推崇的画家,是明末松江画派的创始人。《画史绘要》中赞其作品“风流蕴藉,为本朝第一”。

一、基本情况

董其昌,字玄宰,号思白,又号香光居士,今上海松江人。

他是一个艺术全才,精鉴藏,工诗文,擅书画,通禅理,因其位高显赫,主盟晚明艺坛数十年,成了“一代宗师”级的人物,其书画非常有影响力,他的绘画墨韵分明,清逸雅致,平淡纯真;他的书法空灵飘逸,形神自如,风华尽显,吸引了历代名家之长,被称之为“书家神品”。

董其昌十七岁参加府学考试,文采非凡,但由于字不是很好,被松江知府袁贞吉嫌弃,而将其改为第二。

这件事对于董其昌刺激很大,他发愤学习书法,决心写一手好字。他先从颜真卿的《多宝塔》学起,又学虞世南的,又临摹钟繇的。

明朝为何灭亡,大画家董其昌用最直白的实际行动告诉你

董其昌画作

天才的他,三年光景,书法已经达到极高境界。

万历十七年(公元1589年),如愿考上进士,供职于翰林院。

刚到翰林院,他十分谦虚好学。当一位老翰林学士去世,他自告奋勇地告假护柩南下数千里,送老师回到老家福建,三十多岁他很励志呀!

都说艺品如人品,然而很多时候,人格修养与艺术修养南辕北辙。董其昌在艺术上成就非凡,却是中国艺术家史上难得一见的无耻之徒。

二、行径卑劣

后来,他任皇长子朱常洛的老师,开始得到提拔,任职湖广提学副使、河南参政等职位。

随着地位与声望走高,他完全变了一个人,开始结交官宦显贵,不择手段捞钱,逐渐家有良田万顷,游船百艘,豪华建筑数百间,成了无耻的大官僚和贪腐的大富豪(自古而今,许多贪官都如此)。董其昌草书手卷

贪鄙是人的本性,所有的贪官都是利用政策与手中的权力来攫取私利。

万历三十二年(公元1604年),董其昌出任湖广提学副使,其职责本来就是检查、监督湖广地区的教育。他曾深受科举不公平的残害,理应利用现在的职务来革除弊端,完善教育,然而令人失望的是,他游山玩水,以愚弄学生为乐。

在考试时,他玩起聪明,提前一天在官署前贴出“明日不考文”的告示。

第二天,学生们进入考场,等待出题,却没有人回答。董其昌得意地说:“题目我昨天已经出在告示上了!”

原来那“明日不考文”就是试题,这种轻狂无礼的作法,令当地士人愤怒不已,大家砸了他的公署,把他赶走。

最后,他被迫辞职回乡,但并没有因此收敛,依旧巧取豪夺,营造豪宅,称霸一方,指使家丁欺压乡里,抢夺民女。

松江的老百姓都知道董其昌的卑劣,便编了一个《黑白传》的故事,赤裸裸地揭露讽刺董其昌。说书艺人走到那演唱到那,董其昌听说后恼羞成怒,主观认为这故事是当地秀才范昶所编,便令手下把范昶抓起来百般凌辱,以致范昶暴亡,还对范昶告状的母亲百般折磨。

明朝为何灭亡,大画家董其昌用最直白的实际行动告诉你

 

然而,县官深知董其昌根基,所有此类事情最后都是不了了之。

万历四十四年(公元1616年)三月,有伸张正义的人贴出告示,揭露董其昌“小人之幸,以滥门名”,称霸乡里,阴险狂妄,“若再容留,决非世界”,号召当地民众在十日内,共同讨伐董其昌。妇女儿童高唱“若要柴米强,先杀董其昌”,漫画传单称他为“兽宦董其昌”,“枭孽董祖常”等等,连过往的客商都加入到讨伐董其昌的行列(场面着实壮观)。

愤怒的人们拆毁董府,还来到白龙潭,将董其昌的书园楼居烧毁,将“抱珠阁”的匾额丢到河里,高呼:“董其昌直沉水底了。”

听说董家隔壁坐化庵中大雄宝殿的匾额是董其昌所题,便奔过来用砖石砸去。和尚们连忙拆下来,大家赶过来用刀边砍边喊:“碎杀董其昌也!”

董其昌吓得慌忙逃到湖州一带避难,半年后才回来。

一个知名书画家,又是官宦,如果不是行为令人发指,也不会引起如此公愤,老百姓会自发抄家。董其昌画作

三、“荣耀”还乡

董其昌返回后,勾结官府,要求严惩肇事者,认为背后是有人指使、鼓动与组织。

他利用关系,迫使苏州、常州、镇江三府联合会审,抓了一批人,除将直接参加烧抢者斩首,还有人被革去功名,杖惩或降级。

董其昌还认为“奴辈不法,董宦未知也”为自己开脱。劣迹斑斑的董其昌,竟然二次任职,于天启五年(公元1625年)复出任南京礼部尚书。

崇祯六年(公1633年)六月,上书请求退休,熹宗朱由校特诏赐为太子太保,以从一品的荣誉头衔告老还乡。

崇祯九年(公元1636年)八月,八十二岁的董其昌走完自己并不光彩的人生,死在乡人的唾骂中。

看到这里,可能大家都会和我一样,愤愤不平,“天理何在,公道何在呀?”

明朝为何灭亡,大画家董其昌用最直白的实际行动告诉你

 

顾炎武说:万历以来,天下水利、碾硙、场渡、市集等原来的公共设施无不属于当地豪绅,这些豪绅利用他们的亲信、部下、子弟以及地方恶棍,横行乡里,巧取豪夺。而那些出身贫贱的读书人参加科举考试,目的就是要做官,要致富,要成为扬名一方的豪绅,这也是明末政治腐败的体现。

不错,单纯的官僚并不可怕,因为他们手中有点权力可用;单纯的豪绅并不可怕,因为他们家中仅有点臭钱可花;单纯的文人也不可怕,顶多卖弄点文笔,而一旦文人成了官宦,变成豪绅,又人品龌,就可怕可恶至极了。

董其昌,一个有才的文人,更是一个为非作歹的官宦。

如此卑劣的人最终还荣耀的告老还乡,这不是对当朝统治者及法律法规的羞辱吗?不是对朝廷腐败的真实写照吗?是的,大明的腐朽与灭亡其实已经若隐若现,像董其昌这样的一大批毒瘤茁壮成长在大明,腐朽的体制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温床。为大明的腐败痛心惋惜的同时,也为董其昌的龌龊感到不齿;还是现在好啊,法制社会,我们的人格与尊严可靠它捍卫,幸福吆!